怎么都口不对心

【队内多箭头】前度【下】


扯远了。在我回忆往昔的过程中,大家都已经准备就绪了,然后开始了练习。显然这时候我就没什么心思乱想了,毕竟我也是一个对待音乐很严肃的人。

嗯这一段我闭着眼睛都能敲下来。郭阳女儿真可爱算是随了她妈妈了。哎嫂子在给我特写呢让我来个帅气的过鼓。我那俩跟班呢,刚才说要抽根烟抽了半小时?两个混蛋看我不扣他们工资。哎呀下月工资还发不发的出来啊愁死我了。石醒宇你别搁哪儿蹦跶了,你再蹦跶张伟也不会看你的。

呵,幼稚。石醒宇认识张伟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么。

张伟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无论爱情还是友情,甚至只是合作的情谊,只要对方不离,张伟绝对不弃。但是也因此,当对方离开的时候,张伟受伤最深。而张伟受伤后已经不会指着对方鼻子大骂,或者放低自尊苦苦哀求了——这种事张伟成年以后已经不会做了,据他说年纪大了,心脏已经经不起这种只适合小年轻的,剧烈的情感波动了。

张伟只会假装看不见对方。也不是真的看不见,正常的打招呼什么都可以,像对待一个普通的陌生人一样。

所以现在石醒宇怎么跳,张伟也只是嚎他的歌,挠他的吉他,然后说下一首。唯一和石醒宇的交流,都是关于演奏的。他问了我两次要不要歇一歇。绕到郭阳身边开过三次玩笑。然后对石醒宇的问题都精准的保持着十个字内的回复,严谨的仿佛微博的140字限制。

石醒宇很快意识到了,然后老实了。

不知道郭阳咋想的……我抬眼看郭阳,果然和我一样,眼神中有一些快意。哼,你也有撩不动张伟的一天吧。

排练结束了,收拾收拾准备走。太好了,今天平安的度过了。

砰。哎呀,flag立早了。

张伟被石醒宇壁咚了。

“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喂你们这样读者没法知道谁是谁啊

“当时说分手是我不对,但你有必要记恨到现在么?我之后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短信,我去你家堵你你居然跑去住旅馆一个月没回来。”

“你现在说这个有意思么。”现在开始播放八点档情感剧场。

“有。今天咱俩就在这里说个明白。不然你就别走了。”

“神经病,我叫人进来抓你了。”你倒是叫啊,你还心疼咋的啊还先通知一下对方。

“你叫啊。你叫人进来我就在这儿把你上了,我看你在娱乐圈怎么混,反正我屁民一个我不在乎。”等等,这儿还有未成年……咦郭阳呢?

机智的,完全不顾革命友谊的,王八蛋郭阳,带着他一家人早跑了。

“你来啊我反正现在过气了就指着这种事儿红呢。”喂!

喂!

喂!

张伟你脑子涨价了吧,你知道这句“你来啊”的来的是啥么?

等会儿你俩突然脸红啥,不是你俩咋越靠越近了。我靠这儿还有人呢。哈罗?你们是看不到我么哎等等等等我先出去你们再继续我帮你们把门带上。

“哎老板你哪儿去啊?你捂着眼睛干嘛唉唉唉别拽我们啊”这两个白痴下属要不要灭口呢。

我得和郭阳一起把这一片封锁了,妈的,我干脆直接把大门从外面锁了钥匙扔了锁融了,你们两个人在里面过一辈子吧!

【队内多箭头】前度【上】

我拽着两个通过我哭天抢地就差撒泼打滚,才肯和我一起过来的员工下了车,然后就遇到了拖家带口犹犹豫豫的郭阳。和他交换了一个尴尬而又互相体谅的眼神:“他俩来了?”

“来了。我寻思着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等等再进去。”

“走吧走吧。总要面对的。咱这不都带了人壮胆么。”

结果排练厅里的气氛比我想象的要好许多。石醒宇在校对吉他的音,张伟在一边跟着他一起拨弦。没有我们想象的剑拔弩张,或者互不理睬。

这是自我们解散演唱会后第一次见到小宇。

滚石演唱会邀请我们的时候,我和郭阳还在寻思要不要问问石醒宇,结果人自己打电话过来说他这次要来和我们一起演出,张伟听到了只说了一句好。口气平淡的让我觉得时间真的能抹平一切。

当时解散演唱会的时候,他们看见石醒宇在下面,试图往台上来了。我打鼓离得远,但郭阳说他和张伟都看见了,结果张伟看了石醒宇一会,然后就移开了视线,唱歌的音都没抖一下。然后石醒宇就放弃了和保安的挣扎,走了。后来就再没有他的音讯,直到这次演唱会。

当然张伟无论做什么,我们肯定都是站在他这边的,毕竟我们三个才是最初的朋友,石醒宇再熟,在我们,至少在我的心里,都是一个后来的。更何况他一个后来的,竟然抢走了张伟。

更何况,他竟然还是那个先放手的人。

具体怎么发生的,我现在已经记不大清了。张伟的感情一直都是这样,每次搞得和拍琼瑶剧一样,哭的要死要活的,吵得翻天覆地的,可能事后想想,当时的导火索也许就是一次练习时候的走神,或者早起的时候触到了他的起床气。所以说不要和处女座的恋人成为工作伙伴,也不要同居的太早。

总之我和郭阳知道的时候,石醒宇已经给我俩各发了一条他退出乐队的短信,就跟在张伟的“石醒宇那个王八蛋!他把我甩了T-T”的短信后面。对那个时候张伟就会发颜表情了,只是没有现在花样百出。对这种时候张伟还有心情发言表情。大概是告诉我和郭阳他精神状态没那么糟,我们不用直接报警吧。我其实还好,郭阳在张伟上次和前任分手的时候没找到他,可是直接报警了。

结果张伟转身和石醒宇好了。所以感情这玩意儿,我是看不明白的。

张伟和小宇分手那次其实还好,我和郭阳直接在张伟家找到了他,坐在一箱啤酒旁边写歌儿呢。凑过去一看,“为什么要流泪,你流泪为了谁”,当时我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张伟你有病吧,咋突然写这个。”

“这不我没咋写过苦情歌么,正好借这个机会拓展一下我的曲风。来今儿我们不醉不归,我听说写苦情歌一定要配上酒。”

两分钟以后我和郭阳把张伟兜上了床,坐在他床边一边喝酒一边对他的新歌指指点点。

我现在其实挺羡慕张伟这样,喝一瓶啤酒能醉出喝了一箱的气势。省多少钱啊,过气明星也是要生活的,我已经好多年没这么醉过了。

喝醉的张伟很安静,不吵不闹,一个人抱着酒瓶子窝在沙发上。也不一定要酒瓶子,什么都成,但他一定会在失去意识前拽点什么抱住,然后就打死不放手了,我和郭阳试过把电线杆子从他怀抱里抢救出来,结果张伟喝醉了以后跟吃了兴奋剂一样手劲特别大,我们还不敢用劲,结果我俩就在路边守了一晚上,第二天两个人都感冒了。

听说后来小宇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结果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就把张伟提溜了起来,然后把自己塞到了即将表演哭唧唧的张伟的怀里。

啧啧。活该你单身一辈子。我和郭阳知道的时候互相嫌弃了一眼。

【all大张伟】【白搭】【石大】小白(上)

*主白搭,辅石大


小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张伟哥的那个冬天,他去东北找妈妈过节,结果妈妈单位临时有工作,小白就自己一个人在街上逛,因为挂念之前看的漫画的后续找了家书店钻了进去,好巧不巧就遇到了正在办签售的花儿乐队。

说是办签售也不太准确,小白去的时候四个人正缩在书店的一角搓着手唠嗑儿,面前的桌上散放着几张唱片。

“付翀丫玩儿我们呢吧,大冬天的把我们往这儿送。”一个高耸的鸡毛掸子抱怨完,另一个更蓬松一点的鸡毛掸子正准备接话,看见了他:“诶那边有个小孩儿,你瞅啥!”似乎想练习一下刚学的东北话。

小白一个白眼翻过去:“我北京的。”

“哎哟老乡啊,你说说这世道穷不帮穷谁照应,要不要来买几张唱片支援一下哥哥们回北京的路费啊。”“张伟你连小孩儿的钱都坑啊。”“什么叫坑啊我们这个专辑以后一定是无价之宝,能升值!”

小白看着已经自己吵起来的四人,揉了揉太阳穴,真幼稚。“你们这里面有什么歌呀?”能不能认真的卖专辑啊各位。

“哎我们这儿好听的歌儿可多了!你看这个《有颗炸弹送给你》……嗯好像有点不教小朋友好,但是这个《管不着》……哎也有点叛逆了小朋友不要学哈,比如《别针》……哎呀小朋友才几岁啊就跟人说谈恋爱的事儿……”

“就没点我能听的啊,那你还叫我买。”小白气呼呼的:“再说我不小了,我早就谈恋爱啦!”

“哎呦不得了不得了现在的小学生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厉害厉害。”蓬松的鸡毛掸子笑着,把专辑扔到了一边,“这些歌儿你听都太早啦,再过两年吧,我们这儿有首新歌,还没发布呢,您品鉴品鉴。”

Silent night

平安夜已到来不要徘徊 

安静地等待

圣洁的声音回旋在

我的窗外

随风而来


小白睁大了眼睛,刚才笑的吊儿郎当的人,唱起歌来就像开启了第二人格一样,整个人的声线,表情,气场,全都不一样了。余下的三个人有的偶尔拨弄两下琴弦,有的在桌上打拍子,有的和两句声。随着歌曲,小白第一次在这个奇怪的,外国人的节日里感到了一种宁静,祥和,还有肃穆?

曲终,书店老板突然说:“专辑给我来一张。”

“老板你自己身后拿就是了,那么多堆着也卖不掉。”

“不行,我要签名版的,留着升值”老板笑笑,看向小白,“小朋友也来一张吧,叔叔请客。”

“我有钱!”小白从口袋里摸出本来准备买漫画的钱,看着四人欢呼雀跃着“卖出去第四张了,太棒了!门口的烧饼可以一人买俩了!”,也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歌手的生活这么潦倒的吗?

刚才唱歌的人刷刷的签完名,抬头问他:“小朋友你叫什么呀?”

“我叫白敬亭,我不小了。”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好名字。”边说边笑嘻嘻的写上“送给白敬亭大朋友”。

小白拿过专辑仔细辨认着:“大张伟?大张伟。”他读了两遍,抬起头对那个笑眯眯的,还是把他当做小朋友的人宣布:“我不小了,等我在长大一点,我就来娶你。”

“噗哈哈哈哈哈”笑的把茶喷出来的是郭阳。“哈哈哈哎哟”从椅子山倒下去的是王文博。“哈哈哈”爽朗的笑着的是石醒宇。张伟抿着嘴笑了一下:“电视剧看多了吧,再说凭什么是你娶我啊。”

“那你嫁给我也可以。”这下连郭阳都笑到地上去了。张伟气的抬脚虚踹了他一下,郭阳忙翻起来给张伟壮势,“小孩儿,要娶张伟,等你个头再涨涨吧。”然后背后又挨了张伟轻飘飘的一拳。

“像你那么高就可以了吗?”小白挑衅的扬扬下巴颏,“那也没什么难度。”

“唔……”郭阳一脸被踩到了痛脚的表情,看得一边的张伟裂了裂嘴,“小宇小宇,快来快来,这小孩把我灭掉了。”

小宇之前话说的最少,想是那时候才刚认识花儿三人没多久,还在熟悉。他走到桌前,倾向小白,身子像山一样:“小子,要想娶张伟,你得先把我干趴下。”转头,“是吧媳妇儿”

那天小宇被张伟追着打了一下午,直到他一边道歉“我错了我错了我是你媳妇儿救命啊家暴啦”,一边给累的喘不过气儿的小张撸毛讨好递甜水,张伟才哼哼两声放过了他。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小白早就走了。

第二天,小白突然告诉妈妈他要去考艺校,还要锻炼身体,多喝牛奶,长高个。

我会长得比那个大哥哥更高来娶你的!

【石大】小宇(上)

叫醒我的不是闹钟,也不是梦想,是腿部的疼痛,在清晨七点,准时的把我唤醒。我望着天花板,希望疼痛能够过去我好再回个笼,但这股并不强烈的痛感却不屈不挠,尤其在旁边轻微的呼声中愈发明晰。

我今天一定要和他说。我想。慢慢的爬起来,试图挪下床。然后就听见旁边“嗯?”的一声梦呓。失败。这玩意儿怎么睡觉这么浅?

回头,张伟顶着一头鸡毛掸子,两只眼睛都不对焦的看向我的方向,嘴里嘟囔了两句什么,然后咳了两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刚睡醒的小奶猫的声音:“又疼醒啦。待着别动。”

然后他就咕噜一声滚下了床,跌跌撞撞(别摔着诶我的祖宗)的跑了出去,抹了一把脸,拿来药箱开始给我换药。他换药的动作很慢,但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早晨的张伟,尤其是被吵醒的张伟,起床气是很严重的。虽然现在看他贤妻良母一样的,手势轻柔,但你要试图和他唠个嗑分分钟炸毛。

我没有事情做,只能在灯光下数张伟的睫毛,数到后面眼花了,只能凑近些细看,再凑近一些,可以看见张伟脖子上的细小的绒毛。不远处厨房乒乒乓乓的声音将失神的我唤回了一点,我保持着这个距离愣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张伟”

身下的人一个抬头,差点顶到我下巴颏。张伟翻个白眼:“嘛呢靠那么近,视察工作啊,包的好着呢。”说完还把我脚抬起来,让我自己看小腿上的包扎成果。疼的我倒吸一口冷气,他又赶紧放下来。

“吃饭啦吃饭啦!”郭阳在厅里叫。“来嘞!”张伟扶我站起来,作为我的拐杖,拄着我来到厅里。其实当然没有那么严重,但能不用力最好不用力,我当然也很乐意有个人肉拐杖。虽然一到饭桌张伟就麻溜的摊自个儿位置上了,好像走着几步路可把他累坏了。

“我觉得我们乐队叫老弱病残乐队算了。”郭阳笑了,“你看我们这一个个腰间盘突出,脊椎侧弯,摔断了腿,好不容易张伟没啥病,摊在那儿跟个煎饼似的。”

“这名不错,反正老这个名号落不到我头上。”张伟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说。郭阳作势要打他,落在头上却给他理了理头发。

然后就是重复而又无趣的一天。上综艺,当然。张伟负责讲笑话,王文博负责捧哏和被砸挂,郭阳负责新闻发言人,我负责发呆和哈哈哈。这期间张伟又抱了我一次,用我的衣服擦了一次汗,往我身上倒了二十四次。

真是够了。我还记得第一次他凑到我身边,用额头在我肩膀上蹭汗的时候那种心跳加快血压升高的感觉,第一反应是左右看看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结果发现大家,尤其是王文博和郭阳都巨淡定。后来才发现他逮谁蹭谁,可能那时我刚加入,他老在我身边蹦跶,所以蹭的特别多。后来……可能只是习惯了。

无论如何,不要想太多,石醒宇,你们是朋友,不要把这份友谊破坏了。

张伟当然是笔挺挺的直男一枚,这我还是看的出来的。正因为他敢卖腐,敢扮女装,所以才更不可能对同性有意思,因为他并不怕表现出这一面。反倒是我自己,卖腐的时候手足无措,因为我害怕被看到表演后面的真正的自己。这么一想,我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要和张伟说这件事了。

上综艺的时候当然不是个好时间,之后又有一个媒体的采访;吃饭的地方人多口杂,返程的飞机也定的经济舱。折腾到一个能和他单独说话的时间,已经是夜里两点了。

我在书房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叫他。他应了一声,回头,大大的黑框眼镜下面的眉毛蹙着,有点不耐烦。

“我想问你……要不要吃炸鸡?”

“要……”张伟的眼睛一下睁大,但马上耷拉下去:“不行,这都几点了。勾姐上次说了,我再发胖都要穿不下那打歌服了,到时候她就要扣我们伙食费了。”

“哦。”我应了一声,挠挠头,说不出口。

“你先去睡吧,我马上就好,刚才想到了一小段曲子。”张伟冲我挥挥小手,然后转身投入到他的事业中去了。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不着,直到隐隐感觉身边的那一半有了一个微微的塌陷,才渐渐的进入梦乡。睡前我对自己发誓,明天一定要和张伟说这件事。

但是第二天我就再没有机会了。

我还记得那个年纪,十几岁,未成年,张狂,叛逆.最大的烦恼是明天考试还没复习好,和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吃到好吃的东西和看到有趣的故事就会很开心.

根本不能想象30岁.天哪,那仿佛是下个世纪,遥不可及的未来.三十岁,我应该已经有了家庭,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说不定有了孩子,说不定去了别的城市.可是,我连今天的作业都还没做完呢.

可是第二天,三十岁就在我眼前了.

然后三十岁就被我抛在脑后了.

时间呼啸而去,十几岁的那个我面目模糊.

我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个梦想.但是我记不真切了.可能只是后来的我臆想出来的.很多事不能想的太细.

我就大踏步的往前走.

我就被推着往前走.

【队内多箭头】一直很安静(一)


我是王文博,性别男,爱好女,我的初恋是我们乐队的主唱张伟。

这并不是在暗示张伟其实是现代版花木兰,虽然在他曾经沉迷女装的那段时间我曾经有过这样的遐想。

这事儿说起来都怪郭阳。

那是初三开学的第一天,我被我爸早早的押送到了学校,他叨叨了一早上要我抓紧最后这年稍微用点功,“学学你那个叫张伟的同学!”。想想就来气,我踹了张伟桌子一脚,几个小盒子掉了出来,精心包装的小盒子。

哦,这肯定都是小女生们给张伟的生日礼物。张伟的生日永远都在暑假,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在开学的时候收获一堆礼物。真厉害,这么早居然已经有这么多了。我起了个坏心思,以前我来的晚,也不知道是谁给张伟送的礼,今天赶巧了。我连忙趴在桌上装睡,眯着眼观察前面张伟桌子的动向。现在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教室里就我一个人,一定还会有人假装路过来送礼物的。

来了。一个黑色包装的盒子。嘿这妞儿挺有个性的啊,和那些送蓝色甚至粉色的小女生不太一样,让我瞅一眼是谁……

卧槽。

郭阳正在那儿把桌子里其他的礼物塞进一个塑料袋里,看我震惊的看着他,笑了笑,指了指我,然后把其他的礼物拿走了。那个笑容很明显是威胁: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瑟瑟发抖。多年后我一直对那些叫他郭阳小天使的粉丝们嗤之以鼻。小天使,呕。这货以前可是个混混,我可亲眼见过他抡起棍子来咔咔放倒七八个人,下手之狠让我这个旁观者都觉得疼。

所以当张伟来了,一件一件的看他的礼物,直到看到最后一件的时候笑了笑,问我“这是谁送的啊”的时候,我目光闪躲的什么都没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张伟嘴角蓄着一丝微笑,有些得意,有些甜蜜。

我被击中了。

这就是,喜欢的感觉么?

——————————————————

其实一切早有征兆。

大家一定都听过一个感人的故事,我们以前演出的时候,因为只买到了一个座位票,郭阳就让张伟坐着,自己去两节车厢中间睡了一晚。

嗯……

有没有人想过,只有一个座位票,那么可怜的鼓手怎么办呢?我可就比张伟大一岁不到啊,没有人关心一下我这个未成年儿童吗?

“你鼓手嘛到时候也是坐着打就当休息了。”郭阳对着懵逼的我解释道。

枉我当时年少无知还和他辩驳了几句打鼓多么消耗体力。其实我是个什么情况谁在乎呢,郭阳只看得见张伟。

当时听说张伟想当痞子的时候,郭阳也曾经跃跃欲试的想带他见见自己的势力,后来发现张伟这个梦想基本就和叶公好龙差不多,别人流点血张伟就怂了。于是郭阳也顺势变成了一个虚张声势的混混,再也没在张伟面前打过架了。所以才有你们看到的,乖巧的小天使。

意识到他们两个是双箭头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有些为朋友开心,也有些,失落。但主要还是茫然。我属于发育比较晚的那一拨人,到初三了对于喜欢这件事还没人什么概念。当然出去演出有果儿投怀送抱啊,调戏啊,那是一回事,真的喜欢一个人是个什么感觉?我是在这天早上才感到的。而糟糕的是,我感到的不仅是“原来郭阳对张伟的这就叫喜欢啊”,还有“原来我对张伟的感情也是喜欢啊”

糟透了。且不说郭阳知道了会把我打成一段一段的,就是张伟知道了估计也半年不会理我,毕竟张伟可是只对女生感兴趣……嗯等会儿?

我的困扰在放学的时候得到了解答。张伟带着一个长得倍来劲的姑娘介绍给郭阳和我,说这是他新女朋友,叫……叫什么来着我也忘了,只是我们后来都叫她姜曼玉。那个姑娘还一脸不耐烦:“和你说了那个礼物不是我送的,傻不傻多大的人了还送礼物”。张伟只站在一边傻乎乎的笑着点头说对。

后来私下里他和我们说那姑娘送了他两张市面上已经找不到的卡带,他一看就知道是她送的,毕竟这些对他有意思的姑娘里就她还懂些摇滚。“你们别和她说啊,她还不好意思承认呢,哈哈。”

我看一眼郭阳。郭阳没说话。

【白搭】小白睡觉真的骑人吗?


“跟着贝尔去冒险?这啥综艺啊你给我接的。”

我的经纪人神神秘秘的凑过来,一脸鬼祟的,带着邀功的语气和我说:“这节目你的偶像大老师也上!”然后朝我挤挤眼睛。

所以我常说,不能让经纪人太深入了解艺人的生活,几个月前我无意间被她发现了在家里珍藏的花儿乐队的碟片,这小妮子从最开始的嘲笑我,到去搜了大老师的视频后也转为了一只大蜜。我虽然为偶像成功的带来了一位粉丝,但我一点都不高兴好吗?姐姐你是谁的经纪人啊?你走……

……之前能给我带一份大老师的亲笔签名么听说大老师从来都不理男蜜QAQ。

————————————

经过缜密的思考,我觉得见到偶像以后一定要表现的冷静。就像我说的,大老师不喜欢男蜜,所以我绝对不可以像某牛一样的去撩大老师的下巴,也不可以像某薛一样的去扒大老师的肩,更不能像某涛一样直接说我对你有盲目的个人崇拜,这样只会让大老师产生防备的心理,我们要悄悄的,一点一点的渗入大老师的生活中……

嗯我到底想干嘛?

思考中大老师已经走近了我,“你好我是大张伟”“你好我是白敬亭”然后大老师点了个头就走了。

走了。

走了。

等一下我们什么都还没聊呢!难道不应该说说咱们都是北京人套套近乎么,或者吐槽一下这个节目到底要干啥,或者哪怕说说最近在做的歌曲或者在拍的剧都行啊!和偶像的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结束了?这是啥玩意儿啊,作者你玩我啊,我要重来,我要的是冷静不是冷漠啊。

————————————

冷静下来一想我的idol好像确实有“台上人来疯台下坐如钟”的人设,所以他并不是不想理我。果然开始拍摄以后他就开始嘻嘻哈哈嘴碎的不行了。即使在爬山的时候被绊了七八十个跟头的时候,还能在“哎哟”“谢谢您呐”中穿插三段吐槽两段笑话一段和贝尔互怼。是的要不是我们在后面轮流扶他一把,他早就摔下去了。


其实本来是我在他后面扶他的,但我觉得他摔跤太可爱了没忍住笑了……

我趁着还能控制自己嘴角上扬程度的时候和张钧甯换了个位置,然后在后排的位置一边笑一边觉得自己没出息,一边开始觉得自己莫不是一个黑粉。

————————————

“所以谁要和大张伟睡一个屋?”

“我。”

那一刹那我感觉大家的目光就像范伟老师小品里说的那样,像探照灯一样chuachua的过来了。我的冷汗都下来了。

说好的冷静呢?

但是各位,扪心自问,当你有一个能和偶像睡一个屋,不,是比屋子更亲密的,一个帐篷的时候,你们能够保持冷静么?

我先把心里那头乱撞的小鹿摁住,面不改色的开始找理由:“就是,首先我们年龄比较接近是同龄人吧。”

张丹峰:“???”

“然后那个我,虽然主业是演员,但也是学音乐的,算和大老师半个同行,哈哈。”

张丹峰:“??????”

————————————

晚上我在知乎上提完“和偶像睡在一起是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准备以后自问自答,收好手机等着大老师洗漱回来。

结果和大老师又没聊几句,他就说困了想睡觉了。

虽然很不情愿但想到今天他差点摔得一百二十八个跟头,我觉得为了我的偶像的健康还是睡了吧。

一小时后。

睡不着。

我准备拿出手机回答之前的问题时,突然听见旁边一声抽泣。

!!!

“睡我旁边的偶像突然哭了该怎么办急在线等!!”这次这个问题只能发百度知道了啊。

————————————

张伟的哭声先是压抑,然后渐渐放飞自我了,大概之前就哭了,但是怕惊扰到我,或者他觉得现在我应该已经睡熟了。

我手足无措,觉得啥都不做也不好,我就做了一个任何人在试图安慰别人的时候都会做的动作,把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我感到手下的身体咔的僵住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白痴吗?如果我哭了还让一个比我小的男的听到了我会尴尬到死好吗?他要是还跑过来搭我的肩安慰我我会宁可宇宙爆炸好吗?我会和他分开以后拉黑他的一切联系方式从此绕开和他的一切节目好吗?我死定了!我该怎么办!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聪慧如我只能想出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份尴尬。

我把腿也搭了上去。把整个身子都搭了上去,还吧唧了两下嘴,装成说梦话嘟哝了两声。

大老师喘了两口气,试探的叫我“小白?”。我抽动了一下手,没搭理。我动用了以前熬夜玩手机我妈查房时的全部的装睡技巧。大老师的身体不那么僵硬了。他轻轻推了我一下,我没动换,觉得这力道也太轻了,至少得再用点力我才好顺势滚走吧。结果他又用同样的力气推了我一下,然后就放弃了。

所以说打人人不疼还乐儿是真的。

我,一个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就这样压着我的偶像睡(失眠)了一晚。

第二天我差点摔了。换你你也摔。张伟那一晚倒是睡得不错,没两分钟就睡着了,还打呼呢。他还有脸跟别人吐槽我晚上睡觉不老实,老骑人,害他没睡好。

哼,什么偶像,我决定脱粉一天。


(觉得写成了自己魂穿小白了。。。)

果壳今天的推送,蓝海星

..感觉换个颜色就是应援牌啊!

【all大张伟】短|cp

一年一次的聚会,张伟的飞机不负众望的又晚点了。哥仨个坐在张伟家等他,王文博突然神神秘秘的提议不如来了解一下张伟现在在网上有多少cp。


在向已经脱离社会的石醒宇科普了啥叫cp以后,王文博快乐的打开了lofter,三个脑袋凑在一起吐槽。


“这不是当初我们给颁过奖的那个唱情歌的选秀歌手么”


“这个白白净净的小朋友以前好像来过我们签售”


“戴军!我就知道他当初对张伟那么好就没安好心!” “李健!你居然是这样的李健!”“不要上升真人啊石醒宇你懂不懂啊”


“翀……跳过跳过看不见看不见。”


“王文博你不是说名字在后面的一般是……内个啥受么,为啥张伟都在后面”“(白眼)他懒吧”


“为啥和女的组cp都是张伟在后面……(人生观受到冲击的石醒宇)”“不要放弃,我们还有大玲呢!”“这姑娘长得挺喜庆的嘿。”

“哇塞这儿还有自己和自己的。”“这倒像张伟做出来的事。”


“哎哎哎这儿有个张伟在前面的,这谁啊?”“郭德纲家的小孩。”“张伟行啊。”


吐槽完一圈后,看到“石大”和“蝈大”的两个人开心(?)的击了个掌。这让王文博很不爽,喂,介绍张伟和你们认识的是我是我是我好吗!


“你看,这里有个“博大精深”,这个得是我的了吧,比你们人气都要高呢!”王文博充满期待的点了进去。

……


终于赶回家的张伟,看到了两个笑摊在地上的人,和一坨哭晕在墙角的伯伯。


明明,先叫这个名字的是我,先认识你的也是我,我和你好(认识)的时候,那个小兔崽子还没出生呢!!!!


感谢参演cp:智障,白搭,戴大,健伟,翀大,(根本看不出来的)嘎尾,雪球,大玲,水仙,大张麒鼓,石大,蝈大,博大精深,(并不存在的)博大


感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塞进去的未参演cp:涵伟,枫大,新大鹿,山伟,白(凯南)大,陈信宏x大张伟(我记得我看过文但我想不起来当时tag打的是什么了),陈小春x大张伟,贝尔伟,梁桥伟,球蜜,兔伟


关爱冷cp,关爱过气cp,关爱未过气的歌手的好久没更新的众多cp tags

【all大张伟】【大逃杀】 娱乐至死



“大逃杀?这什么节目啊?”

“好像和最近流行的吃鸡什么的游戏有关系,可能和你上次参加的那个王者荣耀什么的差不多,要不就是像全员那样的做任务的综艺吧。”

“哎哟喂那两样的我都不想去啊。”

“最近的综艺好像就这个了,要么您歇个一周?”

“别,不用了,我去,我去~~”



很热闹,来的嘉宾大概得有几十个,张伟入场时候看见几个熟悉面孔,立刻进入工作模式和大家打起招呼来了。他看见旁边已经有摄像机开始拍摄了,估计进入游戏前的准备也会作为花絮播出,于是张伟如往常一般的耍起了贫嘴,大家哈哈笑着。

“大张伟!我就知道能看见你!”没想到还有人在陆续赶来,这次来的是贾玲和白凯南,三个人抱成一团。

“这哪个电视台的综艺啊,也太有钱了,请了这么多人!”

“是啊而且我看基本有名的综艺咖都来了,难道因为这周其他综艺都没声了,大家全扎堆来这个了?”

“怎么,你们这周也没有别的节目来联系你们?”张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也许是张伟的幸运,这波综艺热并没有很快的消退,而是有愈演愈热之势。娱乐的浪潮越来越汹涌,人们变得越来越浮躁,别说读书了,连看电视剧都觉得累。许多电视台的黄金时段都不放电视剧而选择播放综艺了,因为收视率更高,电影中的半壁江山也被综艺的所谓“大电影”占据了。像张伟这种综艺神兽一周几乎能收到几十份综艺的邀约,张伟乐见其成,每天——是的每天——活跃在人们眼前。音乐?谁还会静下心来听音乐呢?

会过去的。张伟常常自己念叨。我们且鼠目寸光着,能红总是好的,对吧。

所以这周他突然只有一份综艺邀约时还有些开心,觉得说不定这股邪门的综艺热终于要过去了。当然也不全是开心,毕竟谁知道下一股热潮是什么,说不定是运动,那自己真的就凉凉了。但总体还是正面的情绪比负面多的,毕竟这些年做这些个综艺也是腻了。

但白凯南和贾玲都没有节目,这种小概率事件……


“你们整这么严肃的哈。”

场子里安静了几秒,大张伟的声音冒了出来,顿时气氛没有那么吓人了,大家嘻嘻哈哈的符合着:“就是说的和真的一样”“这个项圈会爆炸?哈哈,哈哈。”“还杀杀杀人,我上去去爸爸去哪儿连只鸡都没敢杀”“你还好意思说”但是每个人的眼神都暴露了他们的紧张。

张伟摸着脖子间的项圈,手指轻轻叩了叩。金属的质感,有一些分量,说装了炸药并不是没有可能。刚才给张伟拿的项圈有一点小,张伟还朝那个戴项圈的姐姐卖萌说勒的疼能不能不带,结果还是被强行戴上了。摸索了一番没有找到能够打开的方法,张伟感觉背后的冷汗下来了。

“你刚才还说什么,因为现在综艺节目太多抑制了社会的发展?所以要减少我们这些娱乐明星?这是什么王八蛋逻辑?”大鹏站了起来,一脸不屑:“看不起我们就别请我们啊。我可不配合你们这闹剧了。我明天剧组还有任务呢,可没空在这里呆三天。”他转身就走,走的很潇洒,他知道很多摄像机正面对着自己,明天的娱乐版块一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然后他听见自己颈部传来滴滴的响声。


张伟的手从项圈上拿开了。很多人的手都默默了缩下去了。



“你们真挺有钱的啊,居然为每个艺人准备了一架直升机。”张伟抓紧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十个小时贫嘴,“要是不会用降落伞直接摔死不是血亏?我觉得应该好多人都不会用,比如我。”

“航程过半了,反正到终点你不下去我就把你踹下去。”一个戴墨镜的军人说。他是很想保持自己冷酷的形象,但这个艺人确实有些话痨,被他逗笑过一次以后再端着就很难了,但任务还是要完成。

“哎我觉得到时候大家肯定都不敢跳,都是要憋到最后被扔下来。那这跳飞机的过程还有啥意思,你们整这么大岛不是浪费了么。直接把我们扔一个小岛上,不用,直接扔一个小黑屋里,杀得剩下一个人出来不就完了么。”

“……”

“哎呀被我发现了吧,唉你们还是没有足够的搞综艺节目的经验啊,你们哪个电视台啊,下次我来帮你们策划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不该提前把他踹下去的。”军人的耳机里传来一个声音。

军人看了看他飘走的方向:“没事他还是向外面飞走的,不影响公平。”

“算了,这么话痨的人肯定活不过第一天。”


突然间开脑洞来挖了个坑。还没想好有谁参加了(要被发便当了)。背景就是大逃杀啦,但血腥场面什么的我估计是不会写的……因为真的不会写。所以死人的场面大家自己脑补就好。希望如果不小心把各位的墙头/真爱捅死了的话请不要介意,毕竟这是篇张伟中心的文:)